快乐飞艇全天计划

    林全在王府外有一处宅子,用来联系撒出去的探子。

    探子来往密切,若是将接头地点放在戒备森严的王府,会引起极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此刻已近中午,林全正在一处小房间内休息,他刚刚才从城外回来。

    而赵延洵派来找人的小太监,此刻已经出现在了院子大门外。

    “快开门,快开门!”

    “咯吱”一声门被打开,里面出现了个面色凶恶的汉子。

    可当此人看到来人是个太监,而且身后还跟着两名侍卫时,脸上立马挂起了笑脸。

    只见这汉子把门大开,而后问道:“不知公公此来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“林公公可在里面?”

    “在,正在休息!”

    “赶紧带我去见他!”

    “公公请进!”

    如果仅仅是这小太监过来,是否要带他去见林全,这汉子还要仔细思索一番。

    可这小太监是带着侍卫来的,说明很大可能是奉了王命,守门的汉子可不敢耽搁。

    这处宅院不是很大,但里面的人却着实不少,当值的太监加上其他三教九流之人,宅子里至少有三四十号人。

    一路走进内宅,凶恶汉子停下了脚步,指着里面一间屋子说道:“公公,林公公就在里面休息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!”

    待这汉子退下,小太监也让侍卫在原地等着,然后小跑着往林全休息的屋子赶去。

    敲了两下门,里面响起了林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林公公,奴婢王金!”

    几息之后门被打开,林全阴沉着脸出现在里面。

    任谁被打扰了午觉,心情都不会太好,更何况马金还不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“林公公,王爷召你觐见!”

    只这一句话,就让林全的睡意消失全无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“这奴婢可不知道,只知王爷从飞雨轩出来时,脸色可阴沉得很!”

    飞雨轩,林静玉的寝宫,这里能出什么事?

    在林全的印象里,林静玉一直是个淡漠的性子,按道理说这里是最不该出事的。

    “容我换身衣服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后,林全出现在谨身殿外。

    看向大殿门口当值的小太监,林全问道:“王爷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回禀公公,正在用午膳!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后,林全迈步走进了大殿,绕着大殿外围过道往饭厅走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他这位与赵延洵亲厚的大太监,每次觐见都是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来到饭厅门外,林全直接跪在门槛外,叩首道:“奴婢林全,叩见王爷!”

    此时赵延洵正在吃饭,身边只有霍安一个人侍奉。

    桌子两菜一汤,已经算得上很简单,但也是常人万不能比的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从地上起身后,林全迈着小步跨进了门槛,最后勾着腰站在赵延洵对面。

    放下碗筷,赵延洵平静道:“本王今天听说了一件事,说那些耕种的百姓,在外面干活儿还饿着肚子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林全就差不多明白了自己的差事。

    林全答话道:“也不知是谁如此大胆,竟敢在粮食上做手脚!”

    赵延洵语气冷冽道:“本王最恨的就是欺上瞒下,这件事已交由长史司的人去查!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闲着,他们从官署内查,你就从百姓处着手查!”

    “奴婢领命!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一定要严查,不管牵涉到多少人,都要查清楚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去做事吧!”

    林全再度叩拜,起身后却并未着急离开,而是勾着腰问道:“敢问王爷,不知王爷的消息从何处听来,奴婢也好顺藤摸瓜去查!”

    “玉妃宫里的小七!”

    “奴婢这就查去!”

    言罢,林全小心退出了房间,快步走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如今王府的太监,大致分为两个派系,分别依靠于林全和霍安。

    比如刚才传话的王金,就是霍安的小弟。

    这也深刻诠释了那句老话,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。

    谨身殿当值的太监他无权调动,所以他只能赶到太监值房,挑选了己方的六名太监,一路往飞雨轩赶了去。

    他是奉了王命,自然可以无召而入飞雨轩内。

    林全目光扫视院内没有发话,站在他身侧的小太监则开口道:“谁是小七?”

    园内几名侍女的目光,全都望向了角落一处,那个正拿着扫帚的少女。

    开口的小太监冷声道:“带走!”

    几名小太监小跑上前,直接将小七给架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小七才从懵逼之中反应过来,顿时大叫道:“我不去……我不去,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娘娘救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掌嘴!”发话的小太监厉声呵斥。

    然后小七就狠狠挨了两个耳光,她的声音顿时就小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被林全带走,那基本是九死一生,为了活命小七还是不断挣扎,嘴里尽可能呼喊着救命。

    可摄于林全凶威,园内几名侍女太监,都不敢上前阻拦,但却有人跑进了寝宫报信。

    小七努力挣扎,还是被几名太监拖到了寝宫大门口。

    “林公公,在本宫这里抓人,连个招呼都不打?”

    林全本来都已踏出了宫门,但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,却不得不回头答话。

    “娘娘救命,娘娘救命啊!”

    站在寝宫外的台阶上,林静玉与生出宫门口小七相隔五六丈,却还是能看见对方脸上红彤彤巴掌印。

    即使林静玉是个淡薄之人,此刻心里也生起了怒意,所以刚才她的质问语气严厉。

    重新踏进宫门,林全拱手道:“禀娘娘,奴婢是奉王爷之令,待此人回去问话!”

    “那本宫倒要问问,王爷让你们带人的时候打人?”

    林全一时语结,不过是个卑贱粗使奴婢,您老犯得着和我过意不去?

    这就是林全的跋扈之处了,也只有在赵延洵面前,他才会认为自己是卑贱的奴婢。

    见林全不答,林静玉接着问道:“王爷让你带她回去问话,是说把她当犯人,还是把她当证人?”

    “娘娘,这些还得问过之后,才能明白!”林全勾着腰答话道。

    “那本宫就告诉你,刚才王爷询问小七时,都是和声细语!”

    说道此处,林静玉声音越发清冷道:“今天你可以把她带走,但若是刻意刁难,本宫也会为飞雨轩的人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她这番话,让飞雨轩内众人感动不已,于是平添了许多忠心的奴婢。

    “娘娘教诲,奴婢谨记!”林全沉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敢问娘娘,现在奴婢可以带人走了?”

    林静玉没有答话,而是对小七道:“小七,谁要是欺负了你,你都得记住!”

    言罢,林静玉转身进入寝宫,而林全则带着人往宫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走出宫门后,刚才发令那太监连忙跟上林全,语气不善道:“公公,为了一个奴婢,这玉妃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没等他说完,林全便停下脚步,狠狠给了此人两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娘娘也是你能妄议的?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林全又是一脚,把此人踹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今天这场事故,其一是他操之过急了,其二是因为他完全没想到,林静玉会如此维护一个婢女。

    这后宫三位,真是一个比一个难伺候……林全暗自吐槽。